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放风露头

房子搞定,热水器装完了,衣柜买好组装好了,接下来就是等宽带装上了,还是蛮有效率的嘛=v=。
不过,最主要的问题是——培训期必须住在宿舍啊啊啊泪奔,房子弄好了也不能去住T口T。工资也拖后到5号才发了TAT,有谣言说2月的工资可能也会发,希望是真的。
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就是军训期到周五终于结束了。

回老大外晃了一圈,觉得到处都透露着破败。
东都亭的料理还是一样好吃,人气却大不如从前,菜价也下调了。坐在角落里的那张桌子上,那是我和冰常坐的位置,旁边的六人桌,还为馒头庆祝过生日。
从明海门前经过。
23路车站。
建行。
128阶台阶。
华纳影城。
奥林匹克。
轻轨站。
……
大连留下了我太多回忆,每一步都会想起一些人,一些事,那些人现在都不在身边,这些回忆便显得有些沉重。

在轻轨上遇到了同样身在大连的沈阳人,和人说起自己在大连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,突然觉得有点沧桑。在沈阳生活了19年,在大连的日子已经占到了将近现有人生的五分之一。我的人生一共能有几个五年?又将在这里待上多久呢?
觉得自己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老了。
不可挽回。

与世隔绝了一周半,就像与世隔绝了很久很久。周五晚上大家小聚,第一次醉得这么厉害,觉得完全像在发泄一样找酒喝,却不知道在发泄什么。
第二天一早5点40睁眼,觉得神清气爽。
心里很空。
变得不像自己了。
想写东西。
想摄取信息。
想用知识把自己填满。
想有属于自己的空间。
想放松。
……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